“外行”何景平, 要领骆驼码去何方

2017年8月16日第19期        作者:文 / 晓丹 编 / 杨静        2017-08-16       

他是一个快消行业出色的高管,曾任职新希望、汇源、养生堂;如今,他却一头扎进互联网营销服务行业,这个看似“外行”的人,对这个新兴的行业看得比谁都深。

 

    6 月 1 日国际儿童节这天,在智能扫码促销领域独领风骚的成都奇新科技有限公司换总经理了。一位来自传统快消领域的传奇人物接任成都奇新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管理,而宋春雨则可以专心做好董事长了。这位“空降兵”就是曾在汇源、新希望、天伦食品等大型快消企业任要职的何景平。

   任职骆驼码之前,他并没任何互联网企业工作经历,但并不能掩盖他在快消品行业的全才能力,养生堂企划部经理、稀世宝矿泉水常务副总经理、汇源西南大区总经理、新希望乳业营销总经理、天伦食品常务副总裁,甚至于营销策划大师叶茂中的座上宾……一个优秀的快消高管,为什么要到骆驼码担任要职?骆驼码为何选择何景平呢?

一次“偶然”拉上叶茂中做大骆驼码

   见到何景平时,他正在忙碌,办公桌上摆放了一堆等待他审阅的文件,转行意味着他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适应新环境。从事了 20 年快消品企业高管工作,为何在此时选择转型做互联网服务?何景平笑着说: “事实上,我面临两大挑战,一是从甲方转做乙方,需要变换角色和心态;其二,我更是选择了一个‘年轻人’的行业。骆驼码公司大多都是 80 后、90 后,整个一物一码行业的年龄结构都很年轻,我现在成了骆驼码公司年纪最大的人,所以我选择在6 月 1 日国际儿童节那天正式上班,做一个‘老儿童’,也表明自己以全新的归零心态来做这件事情。”

   选择如此巨大的职业生涯变换,何景平并非一时冲动。

   在进入骆驼码之前,他已经关注并研究骆驼码有一年半的时间。何景平回忆说,他和骆驼码营销合伙人陈彩华是多年的朋友,正是在她的引荐下认识了骆驼码创始人宋春雨。和宋春雨见面第一次交流后,就敏锐判断这是个行业趋势,未来一物一码会成为快消品行业标配。于是借着自己在快消品领域的人脉,给骆驼码介绍了几个客户,居然都无一例外的成交了,并且效果不错。

   多年积累的市场敏锐度告诉自己,“当大家都在使用一物一码技术时,拼的一定就不是技术,而是技术的实际应用效果,即促销方案的有效性”,如果骆驼码能与专业策划公司来合作,技术和创意互补,必定大有前景。于是在何景平的引荐下,宋春雨见到了中国顶尖策划大师叶茂中,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叶茂中听宋春雨介绍后极为兴奋,一拍即合,一起做了骆驼码的战略合伙人。

一个“外行”

看准物码行业现在与未来

   成为骆驼码战略合伙人后,由何景平与叶茂中、丁士安等人一起组成了骆驼码日常运营的编外品牌委员会,为骆驼码的发展把握方向,为塑造品牌提供智囊支持。

   尽管只是“编外”,但何景平对一物一码行业的研究和分析却从未停止,对这些年的行业发展了如指掌,俨然是一名老将,哪是什么新兵。何景平说, “一物一码这个行业市场太大了,目前的整个行业还在市场培育初级阶段,骆驼码作为智能促销领头羊,存在巨大发展机会。”

看现状,四大阵营各有特点

   他告诉记者,当前一物一码服务企业大致分为四大类型。第一种类型是以数字码防伪发展到一物一码应用的企业,主要定位防伪溯源防窜方面,这类公司的业务通常涉及设备改造,属于工程量比较大的业务类型。第二种类型是由软件公司转型而来的企业,这类公司有比较明显的技术基因,但营销是最大的短板。第三类公司是印刷包材公司延伸出的一物一码服务。如海普、奥瑞金等公司,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类公司由于本身服务一些大型企业,在短期内能收获比较优质的客户;比如奥瑞金和加多宝、红牛的合作。第四类公司就是创业型公司,骆驼码、透云等就属于专注于一物一码促销和营销的专业服务公司,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优势和短板,骆驼码取长补短,与友商一起成长,前期专注于智能促销,累积丰富数据后,后期为客户提供大数据营销服务。

   何景平很认同宋春雨的一个观点,“衡量一物一码应用成功的标准是消费者扫码率,没有消费者积极主动,愉悦参与的物码应用,都是耍流氓。”

   消费者不参与,促销和销量增长就成了空中楼阁,所以,骆驼码目前一切工作的核心要点就是“提高消费者主动参与的扫码率”,尽管骆驼码的客户平均扫码率高于友商同行数倍,对于何景平来说,进入骆驼码的核心工作,也是通过他带来的营销思维为客户提供更完善的创意促销解决方案,从而提高扫码率,巩固竞争力。

谈竞争,三个阶段的行业战争不可避免

   何景平认为,一物一码行业一定会经历三个阶段的战争;第一是价格战,价格战随时都在进行,尤其是市场开拓初期,多数企业处于价格比拼的阶段,这个阶段比较痛苦,资金压力大,好在骆驼码已经脱离了这个层面的竞争,预测后期还会有一轮更加残酷的价格战;第二是品牌战,B2B 服务的公司也需要建立品牌,不建设品牌一定会死,做好服务品牌是一物一码企业长期发展的根本。而对于骆驼码来说,将来的骆驼码不仅是快消品企业认可的品牌,还会是消费者认可的品牌,让消费者一看见是骆驼码的码就放心去扫、愿意去扫并且获得愉悦感和体验感。第三是服务战,整个行业下一步将掀起服务战,一物一码企业必须要在服务上提升,不断强化服务能力,真正服务好客户,服务好消费者。这一点上,骆驼码占得了市场先机,引进了叶茂中这样的策划大师基因。骆驼码现在最不怕的就是招标、竞标,可能价格比别人贵,但方案从不让人失望,包括双汇、康师傅、洽洽瓜子等,都是因为方案的成功而赢得了机会。

谈未来,专业型公司将取得胜利

   从 2015 年 兴 起,到 2017 年,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一物一码行业已经从崭露头角发展到井喷时期。“只要手机存在,一物一码这个行业的蛋糕就会越做越大。当前 80%的企业不懂营销,需要依托二维码技术解决问题,促销绝不仅仅是发红包。接下来,一物一码行业将面临的就是更加严酷的洗牌。越来越多大型传统快消企业已经开始利用二维码促销提升市场占有率,特别是 2017 年以来,包括可口可乐、康师傅、娃哈哈、伊利等企业都已经行动起来,对一物一码企业提供服务的需求在大幅增加,要求也在大幅提高。”

   “由此可以推断,未来专业型的公司会通过更好的服务在这场洗牌中取得胜利。”何景平说道。

一场春糖见证营销策划的力量

   事实上,推动何景平正式入职骆驼码的,正是今年 3 月份骆驼码在业内率先打响的品牌战。3 月份的春季糖酒会,成都俨然成为了骆驼码的主场,在机场、火车站、热门宾馆随处可见骆驼码和叶茂中的“身影”,骆驼码成为大街小巷参展客商谈论的热门话题;更通过参与由新食品、糖酒快讯联合中糖集团举办的中国商业思想大会,骆驼码首席品牌官叶茂中现场站在行业制高点上发声,600 多人参与的骆驼码之夜,基本覆盖了参与糖酒会最主流的客商群体。这场由何景平以品牌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全程指挥的战役奠定了骆驼码在二维码促销领域的头把交椅位置,也充分显示了何景平的策划统筹能力。

   春季糖酒会后,一说骆驼码,企业基本都知道,客户对于骆驼码的价格也不敏感了,更加看重的是其服务效果。当前,骆驼码服务客户数量已经快速从春糖前的 500 家大中型企业发展到超过 800 家, “今年超过 1000 家完全没有问题。”何景平说。

   “按照大众的认知,通常是传统企业的人擅长做传统营销,怎么能敢做互联网企业呢?但事实是,只有纯粹的互联网技术是做不好对传统企业的服务的。当前大家都在说互联网 +,其实互联网运营的重点在于加号后面的东西,也就是对传统运营逻辑的理解和掌控,不了解传统行业,就无法将互联网运营落地。以前见雷军,感叹的并不是其技术,而是技术型的人怎么营销做那么好呢?包括马云、马化腾,之所以能将企业做大,除了他们的技术强以及不断革新之外,他们还都是战略高手、营销高手,能够将技术应用发挥得淋漓尽致。技术本身不能创造巨大财富,技术应用才可以。现在的创业型公司都是技术性人才比较多,骆驼码也是类似情况,他们的战略、营销和管理缺口需要人来弥补。这就是我们整个合伙人团队希望我来实现的事情。”何景平说。这个善于思考的人,